文学的网络生存,盗墓小说流行启示录

2019-10-05 作者:文物考古   |   浏览(53)

图片 1

一、盗墓小说火暴成因分析

在上海举办的首届“网络作家文学创作”高级研修班,吸引了众多活跃在虚拟世界的写手们。

  盗墓小说遍布流行元素和精彩桥段,寻宝和探险是其永恒的主题之一。诚如《墓诀》的作者肥丁所说:“盗墓小说对于写手而言是个很完美的题材,神秘、惊悚、探险、古文化以及邪术等等元素都在这口锅里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尸煞、倒斗、粽子、雮法珠、司天鱼、悬魂梯、龙楼宝殿、尸香魔芋、黑鳞鲛人、人面蜘蛛……光是这些名词,就足以勾起人们的好奇,坠入彀中;而西域沙漠、楼兰女尸、敦煌壁画、关东军地下要塞等神秘而又真实存在的事物,又赋予了这些稀奇术语些许真实可信的色彩,虚实相生,信不信由你;加之危机四伏的陷阱,步步惊心,环环紧扣,每一桥段都在挑战想象力的极限,让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甚至《鬼吹灯》的作者“天下霸唱”(张牧野)都说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章会出现什么意想不到的情节,许多都是即兴发挥。这是创作过程中很大的乐趣,也成就了阅读的快感。离奇诡异的情节是这类小说之所以成功的最主要因素。
盗墓小说之所以流行,还有社会原因:
1.盗墓小说填补了生活中新鲜刺激的空白。快节奏的生活让人紧张而乏味,跑遍大街小巷吃不到可口的饭菜,按坏遥控器找不到愿看的频道,盗墓小说便以其神秘、诡异的情节给人们展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想象世界,狠狠触动了人们无奈而又无聊的神经,惊悚和疑惧让人产生了从未有过的新奇体验,这在现实的工作与生活中是无论如何都产生不了的。其他,如角色扮演的网络游戏,玄幻、穿越、架空等非现实小说,网络上各种“鬼话”社区,也同样是脱离现实基础寻求新鲜刺激的产物;《异形》《古墓丽影》《达·芬奇密码》《指环王》《盗宝迷城》《神话》甚至后来的《博物馆惊魂夜》等,同样蕴含了新奇、惊悚等文化元素——而这些又共同构成了盗墓小说的文化基础。笔者也非常喜欢看电影《深渊》和《异形》,认为探险就是探索加冒险,《鬼吹灯》正是一系列利用中国传统手艺和理论来进行的探险旅程。
2.盗墓类图书好像是一夜之间火暴起来的,没进行什么宣传,连作者也没想到会有这么火。其实不然,它的火暴得益于网络。网络文学具有鲜明的流行特征——“平民选秀、按需生产、海量内容、创造出新”,网络阅读也迎合与催化了网络写作。2006年3月,《鬼吹灯》开始在起点中文网上发表,仅过了1个月,起点中文网就敏锐地把握商机,与作者“天下霸唱”签下了该书的版权,同时百度出现两个“鬼吹灯吧”,网友开始热议; 7月,北京某报便对“天下霸唱”进行了整版报道,媒体介入;9月,“点(点击率)而优则实(实体图书)”,《鬼吹灯》第一部《精绝古城》的实体图书出版;12月,该书荣登全国各大畅销书排行榜。同时,类似的小说也在网络和图书市场上不断出现,如《盗墓笔记》《盗墓之王》《盗墓者》《墓诀》《西双版纳铜甲尸》《茅山后裔》等,数量达10多种。这些小说形成了一个集团军,接连不断地刺激着人们的神经,正好填补了单一品种可能形成的期待空白期,形成了持续热度。
3.持续跟进的开发和不断制造话题,是盗墓小说畅销不衰的后续力量。2006年底,北京文艺台开始长篇连播《鬼吹灯》,历时两年半,收听率达70%;2007年6月,《精绝古城》漫画杀青,并先后被韩国、日本等引进;同年8月,该小说影视权花落华映,由著名导演杜琪峰出任监制;2008年4月,“天下霸唱”入选全国书市“中国畅销书作家实力榜”“中国网络原创作家风云榜”;5月,漫画家姚非拉开始创作彩色漫画版;6月,盛大集团开发的《鬼吹灯Online》网络游戏进入封测阶段,9月进入运营,最高峰时曾达12万人同时在线。另外,不少网友还自制有声版《鬼吹灯》。间隔不到半年便有一个新的相关话题出现,这一方面说明《鬼吹灯》深受读者欢迎,另一方面也助推了图书的热销。

进入2007年以来,一部名为《鬼吹灯》的网络原创系列小说红极一时,从互联网热到出版界,如今,连好莱坞都盯上了这部故事性很强的小说,欲投资拍摄电影。

   二、盗墓小说的影响与盗墓史书的出版 

网络与文学之间,能架设起牢固的桥梁吗?这座桥梁能蓬勃起网络文学的激情与想像力吗?文学在网络的世界里活得怎样?

    盗墓小说影响甚巨。很多网友在看完后不约而同地引发了“后遗症”,如“习惯把蜡烛点在房间的东南方”“看见墙就想着有没有打盗洞的可能”“总梦想着能找到没皮没面的风水书”“晚上不敢开窗,怕阴风吹到自己”……有报道说《鬼吹灯》等畅销书宣扬了神怪邪说和“盗墓致富”论调,呼吁严审盗墓小说。这或许不能排除网友搞怪和运营操作的成分,但盗墓小说的影响却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对青少年的影响更是不容忽视。更有信以为真者,到处打听这些古墓的确切位置。
      但是,盗墓图书作者们没有一个承认自己小说中的故事有生活原型。“天下霸唱”就明确表示:“这些故事都是我瞎编的,我周围的人没有一个和盗墓有关系……《鬼吹灯》是故事,是小说,绝不是纪实文学,也不是回忆录。”确实,在文博界的人看来,其“专业”知识总体说来是不靠谱的。有位老专家就说自己亲手发掘的古墓上百座,从没遇到过那些离奇古怪的事情。仔细读过《鬼吹灯》《盗墓笔记》等小说,其真正引人入胜之处就在于氛围与情节,人物及其生活其中的社会环境却普遍苍白。“一俊遮百丑”,人们在享受情节刺激的盛宴时是无暇也无心去追究其人物和环境的真实性的。
      那为什么如此虚构的东西竟然会有人痴迷甚至相信呢?答案是:知识贫乏!
      历史学家王子今表示,盗墓小说之所以出现这种“后遗症”,与文物考古行业过去一直秘而不宣、老百姓普遍感到神秘密切相关。《鬼吹灯》之类的盗墓小说正是有意无意地利用了这一点,才真假难辨地紧紧抓住了人们的好奇心。盗墓小说里糅合了历史记载、民间传说、乡村野谈等文化信息,还借用、化用甚至是创造了一些术语,李梅田副教授也曾肯定了这一点,认为盗墓小说中不乏考古学界的重要话题,且用词相当专业。
      这样“真真假假地掺和在一处,如果要区别真实与虚构,只有具体到某一名词或某一段情节,才分辨得出”(“天下霸唱”语)。以《鬼吹灯》为例,术语如“摸金校尉”,陈琳曾指责曹操“特置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所过隳突,无骸不露”(《为袁绍檄豫州》),但这一行当并没什么传承,其行为、行规大多都是作者杜撰的;“人面蜘蛛”,属蛛形纲长脚蛛科,有毒性,但毒性并不大;“黑鳞鲛人”,西晋张华《博物志》载:“南海水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强绩,其眼能泣珠。”情节如野人沟部分,地点是虚构的,而作为场景的关东军地下要塞却是现实中存在的,至今在东北内蒙古等地仍有遗址……盗墓小说中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每座古墓和冒险地点的历史背景、神秘动植物的原型和风水玄学、民俗地理等,都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正是这种亦真亦幻的情节,让缺少专业知识的人“宁可信其真”了。
        其实,早在2000年,历史学家王子今就曾经出版过《中国盗墓史:一种社会现象的文化考察》一书,但当时并未引起市场的足够注意。而在盗墓小说风靡之后,盗墓史之类的著作才开始在市场上热销。主要有:王子今《中国盗墓史》(2007)、岳南等《中国盗墓传奇》(2007)、倪方六《中国人盗墓史》(2009)和《盗墓史记》(2008)等。这些图书,介绍了各个时代的盗墓现象、反盗墓斗争以及盗墓技术的历史发展,有的还在客观上阐述了盗墓对文化发现的意义。这些书有的有明显的运作迹象,如 “以大量惊异离奇的故事,带你进入历史的幽暗地层……最权威的盗墓史”(《中国盗墓史》)、“想借用‘史记’的思想在梳理盗墓的历史……中国第一本古代盗墓者列传……另类读史的最佳选择”(《中国人盗墓史》)、“比小说更真实、比考古更有趣、比悬疑更刺激”(《盗墓史记》),有的甚至以“盗墓题材终结”自居。
       一定程度上提倡“正说”,还盗墓以真实面目,确实是盗墓小说大热之后所需要的知识渴求与冷静思考,是“颠覆戏说”式的“拨乱反正”。网络作家张悦然曾说:“激情总有用完的一天,但阅历却没有及时补上,这是整整一代写作者面临的困境。”这些网络写手和热心读者,都往往年龄不大,阅历无多,激情有余,积淀不足。无论读者还是作者,都需要在激情之后补充营养。盗墓小说的降温是必然的,刻意地去终结既不可能,也没有必要。从媒体运作的角度看,虚构的大卖,写实的也就跟着红火一把,所谓“终结”并非作者和出版社所愿,广告噱头而已。

进入2007年以来,一部名为《鬼吹灯》的网络原创系列小说红极一时,从互联网热到出版界,如今,连好莱坞都盯上了这部故事性很强的小说,欲投资拍摄电影。

三、盗墓小说流行的启示

进入2007年以来,盛大网络第三次向旗下的大型原创文学门户网站———起点中文网注资,追加投资1亿元,大力助推原创文学良性成长。网络原创小说《鬼吹灯》,正是诞生于此。

    从文博工作者的角度看,盗墓小说的火暴,首先说明了人民群众对古墓知识乃至文化遗产知识的贫乏与渴求;其次便是其表现形式,说其迎合大众也好,说其喜闻乐见也罢,总之影响甚巨,尤其是对青少年。前者向我们严肃地提出了时代的课题,普及文化遗产知识已是刻不容缓;后者则提示我们普及知识的形式同样非常重要。下面笔者就文化遗产知识普及谈一下自己粗浅的看法,抛砖引玉,就正于方家。
      文博工作者首先应该从专业“象牙塔”中走出来,变成大众文化的倡导者和同路人,做好文化遗产专业知识与大众文化之间沟通的桥梁。这个问题解决不好,我们往往就会以一副“导师”面孔朝向大众,一味强调所谓“专业品质、专家品格、精英品位”的话,轻者令人生畏,重者令人生厌,文化遗产的宣传普及就不可能真正做好。王子今2000年版的《中国盗墓史》虽然在我们看来笔调已经相当轻松,行文已经相当晓畅,但定位在“一个社会现象的文化考察”,并没有热销,可能与其仍“相当专业”有关系。后来出版的《我在新郑当守陵人》等,虽说具有反盗墓性质,但比起《中国盗墓传奇》来更是“传奇”,已是完全走向小说了——同样,这个也挺热销,甚至被改编成了广播剧。放弃“专业品质、专家品格、精英品位”,并不意味着放弃构建引导大众桥梁的责任,普及遗产知识、提倡保护和传承,始终是我们文博工作者的责任。
       青少年代表着未来,“得少年者得天下”,文化遗产宣传教育也应把青少年作为重中之重。当代青少年好奇心重,求知欲强,注重事物的形式,攀比心重,渴望平等自由,极为反感压制与说教。表现在《鬼吹灯》等盗墓小说的风靡上,惊险刺激的情节形式是受青少年欢迎的主要因素,一旦成为青少年的话题后,便会风靡校园,因为谁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落伍”。这样看来,我们对青少年的文化遗产知识普及,恐怕还是说教的成分多了些,对缺少专业知识的青少年可能还是枯燥了些。如何将文化遗产知识点元素化,甚至适当变形或者延伸,推陈出新,变成为青少年所喜爱的新产品,可能是我们今后较为重要的课题。
       《百家讲坛》策划人解如光曾言,在他们一期节目中不宜超过七个新概念,否则观众就很难接受——新知识的介绍,不能超过目标人群的接受能力,不能影响其接受过程中的潜移默化性质。这就相当于“跳一跳摘桃子”的教育原理:“不用跳”意味着没有新知识,会让人感觉没劲;“跳起也摘不到”意味着理解困难,会让人感觉努力无望——新知识要有,但要巧设,不宜少,更不宜多。《鬼吹灯》等盗墓小说做的不是知识普及工作,但他们却充分利用了社会公众的古墓知识盲点,所选取的有限的几个有现实原型的事物,都是大众颇感神秘、略有耳闻却不甚了了的,再融入到惊险刺激的情节中去,便能充分调动大众的好奇心。这并不是说我们都来做小说,而且越离奇越好,而是说我们的知识普及和意识培养一定要充分照顾到大众和青少年的接受情绪,说教式的宣传和填鸭式的教育肯定是“出力不讨好”的。
         同时,盗墓小说的风靡得益于多媒体助推的“话题”力量,这于我们而言似乎有些远。专业人士向来以“板凳甘坐十年冷”为座右铭的,忽然掺和到大众街头巷尾的话题中,确实有些会让人忸怩、尴尬。但这是形势。“入乎其中”是专业建设所必要的,但“出乎其外”却是事业发展更加需要的——如果我们再不走出书斋,即使不失去话语权也会失去听众,在与盗墓小说之类争夺大众市场中彻底败北。《鬼吹灯》等盗墓小说发表之后,诸多媒体进行了持续开发,表面看来,好像都是跟风之作,其实不然,每个公司的进入,他们都会考虑投入和产出,他们都要持续地吸引大众的眼球,将话题推向深入。因为于他们而言,关注便是利润。所以,我们应充分利用在文化遗产领域所拥有的话语权优势,通过多种媒体造势,积极地营造话题、引导话题、利用话题,多样性地提供信息,使某一知识点或者某一事件成为大众关注的对象和热议的话题,充分调动尽可能多的人民群众关注与参与,并有效地把握舆论导向。因为对于我们而言,关注是宣传的第一要义。制造话题、利用关注,当然又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大课题。

网络与文学之间,能架设起牢固的桥梁吗?这座桥梁能蓬勃起网络文学的激情与想像力吗?文学在网络的世界里活得怎样?

链接

在《鬼吹灯》的粉丝们打造的百度“鬼吹灯吧”里,帖子总数已经超过29万条

1.盗墓小说

你能想像吗?在东北密林中,深藏着辽代萧太后墓和日军地下基地;在新疆的沙漠里有一座消失的精绝古城,两千年前,古城中有一位具有特异功能的女王;在云南境内的澜沧江水下,发现了金字塔式的献王墓———这些情节不是现实,而是小说。

 严格说是玄幻小说的一种,是以盗墓/反盗墓作为情节主线的类型小说,它融合了风水秘术、灵异传说、野史笔记、科技术语等叙事元素,运用悬疑、奇幻、穿越、惊悚等情节结构方式,超越科学依据和世界观、人生观的束缚,通过自由而诡异的想象,共同构成了一种以盗墓为主题的文字冒险故事。代表作品有天下霸唱的《鬼吹灯》系列、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系列等。

这部糅合了现实和虚构、盗墓与探险的系列小说《鬼吹灯》,在日前出炉的2006年“百度搜索网络小说Top10”中,赫然列居首位,其受关注程度已经超越了诞生于2003年的网络小说《诛仙》。每天,数不尽的网友坐等作者刷新小说的下文。《鬼吹灯》的粉丝自称“灯丝”或“粽子”。在“灯丝”们打造的百度“鬼吹灯吧”里,帖子总数已经超过29万条。

2.从《鬼吹灯》系列看盗墓小说的运作与兴起:

《鬼吹灯》系列的第五部“落地书”刚刚出版,这两天,在地铁、公交车、咖啡店里,随处可见捧着书看得着迷的年轻读者。这部系列小说讲述了退伍兵胡八一和胖子等人在东北、新疆、云南、西藏等地寻找古墓的探险故事。作者有模有样地给自古以来的盗墓者分派,“鬼吹灯”是其中摸金派的“秘术”,即盗墓者进入墓穴时,必须在东南角点上蜡烛,如果蜡烛自行熄灭了,说明这里的墓主人不愿意你拿他的东西,拿过的都得放回去。

2006年1月,作者天下霸唱在天涯发表《鬼吹灯》。
2006年4月,百度出现两个鬼吹灯吧,鬼吹灯开始被网络所广泛了解。
2006年7月,北京某报整版报道并采访作者天下霸唱,掀开了媒体报道的盛况。
2006年9月,《鬼吹灯》第一部实体书《精绝古城》出版;
2006年12月,《鬼吹灯》第一部荣登全国各大畅销书排行榜。
2007年6月,《鬼吹灯》第一部《精绝古城》漫画杀青,并先后被韩国、日本等国引进。
2007年7月,《鬼吹灯Ⅱ·黄皮子坟》出版,电影改编也尘埃落定。
2007年8月,《鬼吹灯》影视权花落华映,杜琪峰出任监制,盛大首次宣布要将《鬼吹灯》改编为网络游戏。
2007年8月,《鬼吹灯》被传抄袭,后被媒体确认是网友的恶意炒作。
2008年4月,畅销近三年的《鬼吹灯》出版大结局《巫峡棺山》。至此,《鬼吹灯》全套八本书同时位列全国各大文艺类图书排行榜前五十名,创下前所未有的销售奇迹。
2008年4月,国内首个针对畅销书作家和网络原创作家的“中国畅销书作家实力榜”“中国网络原创作家风云榜”在郑州书市上隆重揭榜,天下霸唱一炮双响。
2008年5月,北京文艺台从2006年年底开始播出《鬼吹灯》长篇连播,连续播出两年半,收听率高达70%,创下小说长篇连播历史最高。
2008年5月,黑白漫画版尚未杀青,国内最知名的漫画家姚非拉又开始创作其彩色漫画版,只因为看完《鬼吹灯》太喜欢了。
2008年6月,由盛大集团开发的《鬼吹灯OnLine》网络游戏进入封测阶段,玩家人山人海。当年9月正式投入运营。
2008年7月,天下霸唱第二部作品《迷航昆仑墟》出版,这本“浓缩型”小说创作于《鬼吹灯》之前,从中可以看出其小说包罗万象的端倪。
2008年9月25日《鬼吹灯Online》更名为《鬼吹灯外传》,开启内测,小说中的盗墓门派搬山卸岭摸金发丘,变成游戏中的职业。24万玩家同期登录游戏,最高峰时达12万人同时在线。
2008年10月,天下霸唱新作品《贼猫》上市,其中主角孤儿张小辫,有些读者认为他就是日后的盗王张三链子。

《鬼吹灯》从去年3月开始在网上发表,4月,起点中文网获得《鬼吹灯》的版权,小说人气直升。虽然作者“天下霸唱”声称这部小说全都是自己“瞎编”的,但仍挡不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之潮,每个章节的付费点击量都达到一万次以上。

3.主要盗墓小说:

此时,“起点”更对这部掀起网络阅读狂潮的探险小说的商业价值,作了更深层挖掘的尝试。去年10月,《鬼吹灯》的第一部、第二部先后由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到目前为止,这部系列小说已经出版到第五本,在大陆、台湾、香港等地区均有实体书销售,仅大陆地区的销售量就已近百万册。除了“落地出书”,漫画版、动画版和声讯版都和合作方搞得风风火火;该小说更引起了唐季礼、陈木胜、徐克、杜琪峰等著名导演改编影视作品的兴趣,唐季礼甚至约见了小说的作者“天下霸唱”,洽谈改编电影事宜;好莱坞著名的电影投资商新线公司,也希望投资三亿美元将其打造成中国版的“哈利·波特”。

小说名            作者                      网络发布时间 点击数        实体书出版时间
《鬼吹灯》 天下霸唱(张牧野) 2006年2月 1704万 安徽文艺出版社2006年9月
《盗墓笔记》 南派三叔(吴邪) 2006年11月 935万 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07年1月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 阴阳眼   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07年4月
《茅山后裔》 大力金刚掌 2006年9月 568万 太白文艺出版社2007年5月
《盗墓之王》 飞天  31万 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07年5月
《黄河鬼棺》 署名南派三叔(吴邪)  22万 北方文艺出版社2007年5月
《贼猫》 天下霸唱(张牧野) 2008年10月 640万 安徽文艺出版社2008年10月
《入墓三分》,又名《盗墓高手》 柯草根(李枭) 2006年11月 86万 花山文艺出版社2007年6月,《盗墓高手》由中国华侨出版社2010年出版
《墓诀》 肥丁 2007年  广西人民出版社2007年1月
《西双版纳铜甲尸》 肥丁 2006年8月  花山文艺出版社2007年11月

如此热闹的场景,不禁让人想起8年前另一部红极一时的网络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当年,这部连载在台湾地区某高校BBS的情感小说,通过网络的传播,最终红遍两岸,小说的作者痞子蔡也在不经意间点亮了中文网络文学的火光。2003年以来,从《诛仙》到《鬼吹灯》,从《明朝那些事儿》到《沧海》,短短几年时间里,网络小说“落地书”风头再起,仅去年一年就在国内出版了不下300种,声势一点儿不比文坛名家的作品弱。而近来风靡大江南北的宁财神,也是靠着在论坛创作起家的。

说明:
    1.此表中信息为模糊的有限统计;
     2.点击数主要是指起点中文网的点击数,并不是指所有网站的点击总和,故其真实点击数应大于统计数;网络首发时间也多指在起点中文网上的首次发布时间,其真正网络首发时间不晚于统计时间;
     3.实体书出版主要是指其首次出版时间,数据来源于当当网。

小说火了,小说背后的创作者也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这群在网络的另一端敲打键盘的人,因为不见其人的神秘而越发让人好奇。

在这群不太愿意表露真实身份的“非专职”网络写手中,有些人收获了比大部分专职作家更丰厚的回报

在百度的“鬼吹灯吧”里,网友们充满热情地猜测着作者的真实身份。有人推测说,从小说内容看,作者“天下霸唱”应当“有相当的生活积累和文化沉淀,对收藏、易经等都有相当研究,文笔也很老辣,无论情节铺排还是人物形象刻画都很到位,不可能在30岁以下”。还有不少网友猜测,作者本人或其祖上也许真的有过盗墓经验。

其实,在现实生活中,《鬼吹灯》的作者“天下霸唱”并没有网络上猜测的那么“玄乎”。

“天下霸唱”原名张牧野,28岁,天津人,目前与朋友在天津合资开了一家小金融公司,写作完全是他的业余兴趣。笔名“天下霸唱”来自一个网络游戏。

第1页第2页第3页

本文由金莎棋牌官方下载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文学的网络生存,盗墓小说流行启示录

关键词: 金莎棋牌游戏